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古鎏金家具 » 正文

痴狂师生恋让我痛失真爱 儿子竟是私生子该何去何从?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6:57:09  

  当朱元再见到初恋慧兰,曾经逝去的感情如排山倒海般袭来,他们还能重新开始吗?十年前,朱元毕业于北京某注明音乐学院,毕业后如愿进入国家的交响乐团当一名小提琴手。他和她的女友慧兰是彼此的初恋,大学四年,虽有偶有吵架他们但感情一直很好,女友也是学跳舞的,慧兰在某省直歌舞团团当跳舞演员。他们俩还开办了一个音乐培训中心,周末和节假日教孩子们音乐。朱元教小提琴等乐器,慧兰教声乐和跳舞,两人配合默契,培训中心也慢慢有了口碑,打开了名气。

(图文无关)

  那年夏天,朱元的提琴班来了一个美丽的女孩,18岁的韩颖。韩颖的父母都是大学教师,女儿文化课一般,但小提琴功底很深,很有天赋。父母期望她能够经过培训,报考重点艺术学院。朱元爱才,特意为她编配高难度的曲子,对韩颖进行一对一的辅导。时间久了,韩颖对高大帅气的朱元很是崇拜,越发认真的进行联系,有时候回到家还打电话向朱元请教。

图文无关

  那天周末下午,朱元辅导完韩颖,在办公室准备清东西回家,突然在抽屉里发现一只mp3,还附着纸条“请收下这个,还有我的歌。”朱元带上耳机,竟是韩颖弹唱的一首《女儿情》,朱元深深地不安。第二天,他将mp3还给韩颖,说唱的不错,建议她改一首歌会更好。韩颖急了:“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朱元一脸严肃说着:“当然了,我收了你的钱,自然会认真辅导”。朱元本以为以老师的权威和拒绝能吓退她,谁知道朱元又收到韩颖的一封长信:“朱老师,我不懂你为何拒绝我?我没错,我不会退缩……”朱元倒吸一口凉气,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决定找她好好谈谈。他诚恳的说:“小颖,你还太小,根本不懂什么是爱。爱是要双方的,就像我和慧兰老师一样,那才是爱!”话说到一半,韩颖就大声的哭起来。

(图文无关)

  此后,韩颖的情感越发不可收拾,朱元将此事告诉了女友慧兰,两人商定把钱退给她,不再继续对她进行辅导,让她知难而退。可是韩颖越发疯狂,常常半夜哭着打电话给他。两个月后的一天,慧兰随歌舞团去外地演出,朱元一人在培训中心上课。晚上,韩颖又发短信给朱元:“朱老师,我走了再也不打扰您了,得不到这份感情,我会结束这18年的花季……”朱元吓坏了,赶快打电话给她,问她在哪,他这就来找她,千万不要冲动做傻事。朱元感到韩颖所说的小旅馆,一进门,朱元就拉着韩颖往外走,说道:“这么晚了,在外面瞎逛个什么,我带你回家!”。   韩颖挣脱了手,拿着刀片对着手臂,哭着说:“老师,我太爱你了,可是你不爱我!我父母也不爱我,我爸今天无意看到我给你发的短信,说我不要脸,把我赶出来家。我想结束生命!”朱元赶紧说:“你还这么年轻,还有未来,不要放弃自己!”韩颖接着说:“桌子上有两个杯子,一杯里有毒药,另一杯是水!老师你要是敢喝要是没事的化,那我相信这是天意,我们俩是真没缘分,我就跟你回家,以后也再也不纠缠你了。”朱元想都没想,拿起一个杯子直接灌了了下去。过了半小时,朱元没有任何反应,说着:“你看,老师没有事情,你也不要做傻事了,我带你回家。”韩颖的情绪也平静了下来,拿着刀片的手也放了下来。朱元夺过了她手里的刀片,正拉着她往外走,谁知觉得自己头晕目眩,一下子倒在了床上。

  过了许久,朱元被一阵吵闹声惊醒,他醒来,发现自己正躺在在床上,并且旁边是一丝不挂的韩颖,正小声哭泣。韩颖的爸爸的也在,气的面红耳赤,不由分说,拉起朱元就是一顿打。大声的说:“想不到你竟然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,你把我女儿糟蹋了。”朱元看着自己衣服都是完整的穿在身上的,连忙解释:“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,这其中一定有误会!您听我解释!”韩颖过来劝架,哭着说:“爸,我和朱老师是真心相爱的,我是心甘情愿的,他没强迫我,您就成全我们吧”对着韩颖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:“你自己把人丢了,还要我们陪你一起丢人!”韩颖的爸爸继续说:“朱元,我不管事情到底是怎样,现在我女儿名声已经被你败坏了,你一定要负责,要不然我一定告你强奸!让你前途尽毁!”朱元无奈地瘫坐在地上,想不到自己一心救人,却落得如此下场。

  慧兰回来,朱元把事情整个经过对她一五一十的说出,也道出了他的无奈,说道:“兰,我真的是被冤枉的,但是现在这个情况,我只能娶了韩颖。兰,你我今生注定无缘,我下辈子再来爱你。”慧兰听后,犹如晴天霹雳,但是她相信朱元的为人,她知道他是被韩颖算计了,但也无可奈何,两个人忍痛分手,抱头痛哭了一整晚。两家人商量,由于韩颖还要去念书,所以先只是办酒给个名分,不领结婚证,等韩颖毕业之后再正式领证。他们的婚礼场面隆重而盛大。慧兰争取到歌舞团出国学习的机会,她离开了这个伤心地,远走他乡。朱元心理虽是被迫娶得韩颖,但他是个负责人的人,他觉得既然娶了她,她就是他的妻子,今生就要对她好。韩颖自从嫁了朱元,人也没有原来那么叛逆了,变得成熟稳重许多。高考结束后,韩颖也如愿考上了外地一所音乐学院,开始了异地婚姻。朱元就在家照顾韩颖的父母,也顺便打理着培训中心。

  韩颖大学毕业后也和朱元顺利拿了结婚证,他们俩一起打理培训中心的事宜,一年后他们的儿子出生,一家人生活幸福而平淡。转眼孩子已经五岁了,但最近几年,韩颖花钱开始大手大脚,经常买些名牌,在培训中心教书也不用心,有时候私自出去很晚才回来。

  一天,一个陌生的男人来找朱元,朱元有些疑惑,他告诉朱元,他和韩颖大学时曾谈过恋爱,但因他父母不同意,他们毕业后就分开了。他还说他们一直有来往,其实孩子是他的,韩颖已经承认了,期望朱元可以离婚成全他们。朱元听后,脑袋一片空白,回家后质问韩颖,韩颖边哭边说了实话。原来她大学期间,由于朱元不在身边确实和李曦好过,但是很快就分开了,分开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怀了孕。但是韩颖向朱元保证,李曦确实来找过她想跟她再在一起,她已经严词拒绝了。她想可能是李曦不甘心,才会独自找他说出当年的事情,破坏他们夫妻感情。

图文无关

  韩颖说:“过去的事情是我做错了,我对不起你!但是我发誓,这次李曦找我我没答应他,也没做对不起你的事。孩子虽然是他的,但这么多年,你都当他亲生的一样,我们一家三口不是很幸福吗,过去就让他过去吧!”朱元想起这么多年的委屈,现在竟然连儿子都是别人的,一向温柔和蔼的他终于爆发了:“你骗得我好苦!当年你算计我,逼我和你结婚,让我失去了真爱!如今你又这样伤害我,我真是个傻瓜,替别人养儿子,你给我滚,我永远不想再见到你!”

  自从朱元知道真相以后,他坚定了他离婚的决心,但是每次和韩颖提出离婚,韩颖又哭又闹,说什么就是不肯离婚。每次吵得最凶的时候,可她甚至以死来要挟。看韩颖伤心欲绝的样子,朱元很怕她做出过激的行为,离婚的念头只能作罢。朱元不想见到他,每次呆在办公室,说是培训中心加班。这天,朱元心烦不想回家,又独自在街头走着,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——是慧兰!慧兰还是如当年一样美丽恬静,朱元心中无限感慨。

  为了打破尴尬,朱元率先说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还多年没见了,你还是没变还那么美,我却已经老了!”两人相视一笑,慧兰告诉朱元,说这些年她一直在国外,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,期间也不乏追求者,但最后因种种原因并没有走在一起。她说自己已经习惯一个人生活的日子。朱元听后,心里好些内疚,因为慧兰曾经对她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期望自己有个属于自己的家,有爱人,有孩子,一家人幸福快乐。如今她远走他乡至今了然一身,他想要是当年和慧兰结了婚,恐怕他们的孩子都已经很大了。

  慧兰一直是朱元心中抹不掉的烙印,但他不敢告诉她,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他那段有些荒诞有些可笑的婚姻。曾经那段和慧兰在一起幸福的日子,朱元无比怀念。可8年物是人非,他还有这个资格重新爱吗?朱元被这段婚姻困住了太多年,想为自己再活一次,可一想到再也回不去了,他的心就像掉进了深深的湖水中无法自拔……

  责编 乐宇  【】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